『30個注意事項』國標舞的各種眉眉角角

1. 引導者如果還未引導,跟隨者決不移動。

2. 跟隨者必須有自己的重心並承受自己的重量而後在自己的重心上接收引導信號作出移動或在原地延伸線條。

3. 引導與跟隨只存在於兩人之間,它可能是發生在兩人之間最複雜的溝通形式, 卻是最極致高層次的發展。引導與跟隨的技巧需要很好理解力與領悟力。

4. 基本上,跟隨者若沒有好的姿態、正確的身體、身體的彈性,是不容易被引導的。反之,引導者若沒有良好的對應位置及正確地身體的彈性,跟隨者也難以在雜音中被引導引導決不是推與拉,它是一種意念的溝通。

5. 引導不是搬運的工作,被引導也不應像木偶般被拖著,它是一種動力的過程,一種必須由雙方經過一番努力發展出來的技巧,它可用來不費力的引導女士做出她所不知道卻非常複雜的舞步。

6. 有些男士聲稱不管是誰他都有自信可以引導, 而有些女士聲稱不管是誰她都有自信可以跟隨。有經驗的舞者決不會這麼說,因為它不是真的。如果說所有女士只是需要一個好的引導者,不啻是抑貶很多非常有天份的女舞者, 同時也讓男士擔負了太多的責任。有時女士說 “我只是跟隨罷了”,似乎被引導只是一種瑣事,事實上<被引導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且需要學習的。

7.  引導與跟隨並不是單純的暗示,而是借兩個人對整個身體的了解,讓兩個人在一個共同的軸心移動。事實上在發展引導與跟隨的過程中,一對彼此熟悉的搭檔所面對的困難度會超過一個陌生的舞伴,一個長期配合的舞伴,由於彼此熟悉,當對方修改路徑或改變舞序時,反而會很難跟隨。

8. 選手們如果認為練一套舞就是自己做好自己的部份且讓對方去做他的部份,而不必做引導與跟隨,這是錯誤的!裁判可輕易的看出一對賽者之間是否有引導與跟隨的關係。參賽時即使在用一套預先編好的舞序,仍應依引導與跟隨來決定在什麼時間往哪裡去?不只是因為它可掌握時間與速度,也為了雙方在舞蹈中得到更多的愉悅。不必和那些參賽者共舞,也可以知道他們之間是否有引導與被引導,只要看那些不斷衝撞到別組的賽者就知道。因為他們各跳各的,沒有練習出引導與跟隨和實戰中舞程線遭遇突發障礙時的共同應變能力。

9. 一對舞者若只是做routine,沒有引導與跟隨是很容易看出來的,他們可能步伐整齊一致,但是看起來就是沒有一體感。

10.  要確實做好男士的引導,你必須知道女士對引導的各種推測,引導與跟隨是截然不同的技巧。跟隨卻和引導是一樣的重要而且困難。引導者的主要任務是解決突發障礙,擁擠的場地裡有多對賽者,進行著不同的速度與方向,引導者必須聽著音樂決定方向與舞步,並知道自己舞伴的狀況,同時隨時注意到別組的動向,遇到外來的任何狀況,立即反應對策。跟隨者必需做出許多相對的動作,而引導者不但自己要做,還要清楚的傳導它們。

11.  當引導做到愈輕巧、確定時,跟隨者的身體就需具備更高的敏感度。 雙方都將更能享受舞蹈。舞蹈是一種合夥運動,雙方都必須擔負自己的重量及共同擔負失敗。

12.  引導聽起來似乎是由男士單方給女士的連結,但一個好的舞是由雙方在不同時間點投入不同的精力,即使引導者掌控著移動的方向、時機與舞步,他應很清楚的知道舞伴走多遠?是否已完成她的部份?她的重心是否已越過了她的腳掌?是否該讓她轉了?女士伴演跟隨角色,但是男士卻扮演著引導與被引導角色。例如男士必須看著舞伴做得如何然後決定是否該做補救。

13.  引導者主導著控制,它需要基礎模式的構思,例如整個場地環境、兩人所佔用的位置與整個空間的相關性、與舞伴間的連結方式。而跟隨者比引導者享受多了,跟隨者不必擔負像引導者那麼多的責任,因為每一個引導都無法預期,每一曲舞都像是一場 “探索般的神秘之旅”。有些跟隨者抱怨,引導者整晚都反覆著無變化的舞步而覺得煩悶 。一個好的引導者對同一舞伴應該採用不同的舞步。

14.  跟隨者因為無法預知下一刻可能的動作,她的腦內應準備各套不同的舞步,並且準備好立即做出配合動作,並消除其餘沒被要求而不應做的自主意識。

15.  當女士做前進步時,她前進的方向不應改變,除非遭遇即將發生的衝撞,此時男士應負責引導擺平它。男士通常主導移動的方向,但卻不含腳步的大小。

16.  舞伴可分為三類層次:可被任何人引導者、懂得如何被引導,但不含那些特殊的花步、能跟上需要訓練的特殊花步。

17.  對於如何引導那些比自己技巧略遜的舞伴有些要領:彌補她的缺點讓她看起來很棒,但不可降低自己的舞技、時時清楚她的重心所在,當她影響你的平衡時,只因她自己失去平衡時,壓縮自己的大腿多進入地板一些是有必要的、如果能讓舞伴感到愉悅,那麼引導舞伴只不過是件輕鬆的小事。讓舞伴感到愉悅才是一種挑戰、     形成一種讓舞伴對於你的引導意向無庸置疑的位置。

18.  如果認為唯有對任何舞伴都能順利引導完成舞步,才是出發的時機,這是錯誤的觀念。大部分的舞伴可以在較差的引導中做出好的搭配。若學舞時堅持 “我要引導任何人”,它將會是個快速進步的絆腳石。

19.  引導者的技巧可分四個階段:明白一些基礎技術(可和專業教師共舞) 、了解 (可和知道舞步的業餘教師共舞) 、深入了解 (可和不知道舞步的業餘教師或知道舞步的好手共舞) 、精通 (可和任何人共舞) 。

20.  能夠自在的與任何舞者共舞是件困難的舞蹈技巧之一,它不但要能選擇引導與被引導形式來順應舞伴,同時還要配合舞伴調整個人的移動速度與空間大小。當和第一次共舞的女士起舞時,要用一種試探的簡單移動來引導她,然後只選擇那些她能跟上的動作,要讓她們看起來很棒,當然讓自己也要一樣棒。

有一種共通的毛病就是想引導不是很有經驗的女士做複雜的動作,這時兩個人看起來都會很糟糕。而當你做一個較簡單、優雅,讓女士感到有信心的動作時,她顯得樂在其中,且在節奏一致下,會令人無法置信這是第一次的共舞。

21.  “不好的老師教舞步,而優秀的老師教舞蹈“。只把重點放在學習花步是把舞學好的最大障礙,每天學花步不如有能力在舞場中真實地引導出舞步。對女士而言,能跟得上較弱的引導者即是一個好手的標竿。在雙人舞中很多人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基本觀念:女士應學會的技巧是能被對方引導;而非學舞步如何走。

22.  很多老師不教兩個人的連結,而以教一連串的舞步取代,這使很多初學者以為跳舞只是兩個人握持在一起,走著一連串背下來的舞步,引導與跟隨其實是一種很必要的基本訓練,也可能是老師在教導學生時應最重視的事情,而其他必要的事情還有姿態、平衡的力道、恰當的接觸(含視線接觸)、旋律的辨識、禮儀、地板技巧,這些都是很難教的項目。

23.  一個初學者最佳的學習是:1)發展出好的引導技巧。2)發展出好的個人舞步。

24.  引導與跟隨只是舞蹈技術其中的一種,但比起其他技術,它將引領你走更長的路,比起苦練架式、姿勢、平衡、手臂型式、移動等,能更快地開始有樂趣。學生對老師授課時灌輸的一大堆技術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熟練,但只要發展出好的引導與跟隨的技巧,在短期間就會有收獲。對於單獨的男士,在沒有固定舞伴下,以一套合適的舞步來引領女士,將會令你愈走愈長。

25.  為了讓學生更清楚引導與跟隨,在早期要求正確的架式以及配合音樂的節拍是很重要;但讓初學者用一大堆時間去學擺盪、傾斜、頭與腳的位置是不合宜的,不如讓他們學一些實際有用的社交舞的地板技巧,假如你發現你只能和相同課堂的學員共舞,你的舞蹈技巧絕對應再求升級。

26.  非舞者常認為跳舞是一連串的步子,學會愈多舞步就是學會愈多的舞蹈,教師們也常屈服於這種市場壓力。但舞步不是舞蹈,任何人都可以教舞步,但是很少人會教舞蹈。

27.  不要緊緊握持著舞伴的手,也不要緊壓舞伴的姆指,要像正在洗手般輕輕地接觸。在引導者的背後遇到阻礙時,被引導者可以明確的緊握一下舞伴的手來警告舞伴,以避免與別人發生擦撞。在引導者的視界範圍下,被引導者要感覺、接受及跟隨引導者至完成動作而不自作主張。

28.  手臂的張力是好舞蹈應具備的一項,引導者與跟隨者應發展出何時應該用穩固的手臂張力,何時應該用鬆弛的手臂張力。大體上穩固的、適度的手臂張力是必要的。當與舞伴共舞時,彼此間手的握持隨時維持著同等的壓力,這樣可以讓彼此間,藉著任何輕微的壓力變化感知對方傳遞的引導是什麼。

29.  別讓下半身的動作影響到沒有動作的上半身,意即當你移動你的臀部或踢腳時別在你的手臂造成雜訊。保持恰當的手臂張力,不要有忙碌的身體,一個”安靜”的身體容易讓女士分辨引導,且外形看起來更優美。手臂是身體的延伸,不是分別的實體,所以身體應該反應出任何由手臂接收到的訊息。

如果手臂是鬆軟的,那將無法回應引導者由手臂傳達過來的引導訊息,因為鬆軟的手臂會吸收掉訊息,所以不要把身體和手臂分開 (除非在一些特別的表現上)。閉上眼睛跳完整首音樂,變化不同形式的鬆緊張力,用手臂去聆聽對方傳遞的訊息,真實的感覺到身體與手臂間所做的溝通。

30.  最後,舞伴是容易破碎的藝術品,輕柔地引導與跟隨,然後好好地欣賞這珍貴難得的藝術品。